?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四、好似相濡以沫-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四、好似相濡以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四、好似相濡以沫2017-11-15 15:4:42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夏的午后,蝉鸣如沸,静穆深沉的九曜山在烈日下被日光烤炙出的山岚水气恍惚缥缈,仿佛那日为谢道送行道路上的氤氲迷离的鲛绡轻纱。**-**

????与陈操之陆葳蕤一起登山的除了宗之和润儿外,丁幼微也来了,与陈操之能静亦能动不同,陈庆之只爱静,丁幼微在陈家坞六年只登过两次九曜山,这次陈操之便邀嫂子一起登山,说一路树荫匝地,不用担心暑气逼人,丁幼微便跟着来了,也是遮陆府那些仆役的眼,顺便照顾宗之和润儿,免得两个小家伙缠着陈操之和陆s。

????陆葳蕤命她的那些随从不必跟着,她随丁氏嫂子嫂上山游玩一番就下来,然后启程回吴郡,这大热天的那些随从巴不得多歇会,只有短锄簪花二婢是寸步不离的。

????午后阳光虽然炽烈,但一入山,立感清凉,窄窄山道两边树木交叉遮映,浓荫遍地,阳光不是无遮无拦地铺下来,而是斑斑点点洒落,因树影摇曳而闪闪烁烁。

????润儿忽然说道:“丑叔,那次祝郎君来登山,雾好大,站在山顶都看不清咱们坞堡,明圣湖更是看不见,这回陆娘子来,定能望得很远。”

????陆葳蕤与陈操之并肩登山,侧头问:“陈郎君,润儿说的是哪个祝郎君?”

????陈操之道:“就是在吴郡同学的那个祝郎君,是上虞人,上次我回钱唐就一路同行到这里,也上了九曜山。”

????陆s“哦”了一声,便没再问,仿佛阳光下掠过的飞鸟,地面上小小的阴影迅速消失,但心里还在想着这点小小的阴影,陆葳蕤对那个有些无礼地祝郎君比较反感。

????丁幼微走得慢,宗之润儿,还有阿秀雨燕就都落在后头,冉盛和来德两个已经大步走得没影了,短锄和簪花二婢对望一眼,也放慢脚步,离陈操之和陆s一些,看得到就行,方便小娘子与陈郎君说话。

????陈操之看着身边这娇美的女郎,肤色白里透红,秀气的眉毛微微挑着,象是惊奇地样子,长长的细密的睫毛不时忽闪一下,象黑蝶振翅,眸光如水,横过来,樱唇微动,说道:“看着路啊,莫绊到石头。”

????陈操之道:“不会。这条山路我走了几百遍了。嗯。葳蕤——”

????陆s心一颤。问:“什么?”

????陈操之道:“陆使君不是不肯你游山玩水了吗。你怎么能来这里?”

????陆s道:“爹爹在郡里。我在华亭。就擅自来了。所以要急急赶回去。拼着受罚吧。你放心。我爹爹不会真地罚我地。不过以后再想出来就难了。爹爹定会吩咐墅舍管事不让我外出——以后只有你来看我了。”

????陈操之道:“我记得地。八月初八。我母亲现在身体还好。到时我会来为你祝寿地。”

????陆葳蕤“格”地一笑。说道:“八月时很多名贵菊花就开花了。山茶花也开了。到时我们画菊花。”

????陈操之道:“有这么悠闲吗,也许我只能吹支曲子给你听,然后就走。”

????陆s默了一会,展颜笑道:“不要紧,我会等着陈郎君。”

????这纯美女郎并不问陈操之什么,她只是倾心相信陈操之一定能娶她。

????陈操之轻轻拉了一下陆葳蕤的手,然后放开,说道:“到山顶,我吹一支曲子给你听,这支曲子专门为你而编的。”

????陆葳蕤欢喜道:“好,我很喜欢看陈郎君吹竖笛地样子,有时都听不到笛声,眼里只有你的身影。”

????登上九曜山顶,阳光斜照,远处的明圣湖泛着粼粼金波,水气与云气吞吐,湖岸青山连绵起伏,潮湿的风吹过来,凉爽宜人。

????陆葳蕤非常高兴,对陈操之道:“以后我也要每天登这山——”

????陈操之微笑着望着陆葳蕤,这仙子般的女郎此时鼻翼两侧浸出细密的汗珠,双颊嫣红,樱唇颤动,娇美不可方物。

????来德冉盛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短锄和簪花还没上来,这九曜山顶只有他和陆葳蕤两个人,陈操之望着近在咫尺地心爱女郎,心跳加剧,很想吻她一下,却又怕惊着她,便如上次在华亭平湖小舟上那样,拉着陆s蕤的手背吻了一下。

????陆葳蕤满面通红,紧紧拉着陈操之地手,两个人的掌心濡湿着,陆s心想:“这就是相濡以沫吗?”

????短锄和簪花两个小婢刚从山岩边一探头,见陈郎君和小娘子手拉着手,赶紧缩回去,相互吐舌头做鬼脸。

????陈操之放开陆葳蕤地手,叫道:“小盛——”

????冉盛和来德象山贼一般突然就冒出来了,冉盛将手里的长木盒递上,说道:“小郎君,柯亭笛。”

????丁幼微带着两个孩儿上来了,微微喘气,笑道

????润儿都比我矫健,好惭愧哦。”

????阿秀道:“娘子在那边整日呆在小院里,哪有这样快活地时光。”

????丁幼微看着陈操之手里的柯亭笛,说道:“小郎要吹曲了吗,太好了,我是第二回听你吹竖笛。”

????冉盛将两只折叠式小胡凳打开请丁幼微坐,丁幼微虽然有些脚软,但觉得这样坐着不雅,便让两个孩儿坐。

????陈操之执箫在手,看了陆葳蕤一眼,便开始吹奏起来,这曲子是陈操之根据后世那着名的《致爱丽丝》的钢琴曲改编的,将洞箫无法表现的高低音处理掉,曲调悠缓缠绵,回环往复,一往情深——

????丁幼微和陆葳蕤都是听得痴痴如醉,爱恋的人不一样,真情却是如一。

????流云飘逝,日光西斜,大约是申时二刻,小婢短锄提醒道:“小娘子,日头偏西了,我们要回去了。”

????丁幼微便道:“葳蕤娘子,你随我一道离开,今夜就在我丁氏别墅歇夜,可好?”

????陆葳蕤道:“很好,多谢丁家嫂。”

????一行人下山回到坞堡,丁春秋早早就从明圣湖回来,等得急了。

????丁幼微和陆s一起去向陈母李氏辞行,陈母李氏看着这一对如花似玉的好孩子就要离去,心里万分不舍,老年人怕离别,很是伤感。

????丁幼微安慰道:“阿姑,我现在不是能回来看望你老人家了吗,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后我还会回来的,阿姑要多保重身体,还要看着小郎结婚生子呢。”

????陈母李氏高兴了,拉着陆葳蕤的小手轻轻抚摸着,说道:“好孩子,好孩子——”

????陆葳蕤很是羞涩,低声道:“陈伯母多保重,葳蕤以后还会来看望你老人家的。”

????丁幼微与陆葳蕤一起向陈母李氏行“手拜”礼,请陈母李氏莫要相送,陈母李氏不依,定要送出坞堡大门。

????此时斜阳犹烈,陈母李氏不敢强撑再送,便在大门外与丁幼微陆s泪道别,命陈操之代她多送一程,宗之润儿就不要远送了,怕中暑。

????宗之和润儿挥动着小手和娘亲道别,说九月间就能再见到娘亲了。

????陆s邀丁幼微与她共乘一车,陈操之走在牛车右侧的阴影里,车里车外一时都不说话。

????来到那边松林边,陆s道:“陈郎君,你回吧。”

????陈操之道:“送到枫林渡口吧。”

????丁幼微吃了一惊,说道:“这里到枫林渡口有近二十里呢。”

????陈操之道:“无妨,左右无事,就多送嫂子一程。”

????丁幼微便微笑着安坐,斜睨陆s蕤,陆葳蕤脸儿红红的,又不好再开口不要陈操之送,人家那是送嫂子呢。

????牛车辘辘,~声踏踏,又行出三四里,陆葳蕤有点不安,轻声对丁幼微道:“丁氏嫂嫂——”

????丁幼微含笑低声道:“现在没有外人,你和操之一样叫我嫂子吧。”

????陆葳蕤连脖颈都红了,嗫嚅再三,叫了一声:“嫂子——”

????丁幼微笑问:“葳蕤是不是怜惜操之步行辛苦?”

????丁氏嫂嫂会看透人心哦,陆葳蕤含羞点头。

????丁幼微嫣然一笑,对窗外的陈操之道:“小郎,坐到来德的牛车上去,莫要累着。”

????陈操之道:“嫂子,我惯走长路的,去年我去宝石山初阳台道院向葛师借书抄录,来回就是四十多里,从来都是步行。”

????丁幼微便对陆s:“小郎不听我的,葳蕤你对他说——”

????陆s面红耳赤,说道:“让他走着好了。”这就很有娇嗔的味道了。

????陈操之就步行一直送到枫林渡口,斜阳残照,晚霞如火,江边枫林半红半绿,平缓流淌的江水霞光荡漾,一大一小两艘渡船都在这边,五辆牛车不能一次运过江去,得分两批摆渡。

????丁春秋与陈操之道别,先过江去了,丁幼微和陆葳蕤立在夕阳渡口,晚风拂拂,衣袂飘飘,好似临凡的仙子。

????渡船去了又来,陆葳蕤临上船前对陈操之道:“陈郎君,那幅画请你补全,以后给我看。”

????陈操之知道陆s的是那幅半边金步摇头像,应道:“好,努力画得最好,你不满意,下次重画。”

????陆葳蕤甜甜一笑:“只要是陈郎君画的,就不会不满意。”

????陈操之伫立枫林渡口,目送渡船过江,江心波光霞影,潋滟变幻,真是美丽非凡。

????———————————

????第二更到,继续请求书友们把保底月票投给寒士,莫让寒士一开头就落后,谢谢书友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