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三十、脸生青苔发如乱草-上品寒士 ag亚游体育,ag亚游游戏下载|平台,ag平台客服|开户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三十、脸生青苔发如乱草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三十、脸生青苔发如乱草2017-11-15 15:4:52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卷二深情三十脸生青苔如乱草

????细心谨慎。(->觉的陈母李氏身体不佳。他们住在这里其休息。便与顾*之商量。对陈操之说愿在附近觅房居住。陈操之向母亲说起这事时。陈母李氏道:“这如何使的。附近只有九曜山南麓的佃户有房子。离此六七里。如何让贵客住到那边去。”

????陈操之道:“顾长爱夜里吟诗。怕打扰你老人家。”

????|母李氏道:“让公子徐公子住三楼便是。娘喜欢热闹。远远的听你们吟诗谈笑。娘会觉的很安心。”

????陈道:“那好。就安排长康仙民住三楼。”

????当日晚餐后。刘尚要回刘家堡。让父母惊喜一|。又说刘家堡离这里只有十五里不需一个时就能到。他随时可来此相聚。刘值辞别陈母氏。带着二仆一婢离开陈家坞。陈操之徐顾之丁春秋一路相送。

????此时天色尚黑透。月初五的夜晚也不见月亮。秋夜星辰开始逐次闪现。路边草丛里秋虫叽叽。

????顾*之道:“值兄。你回家也甚事。明日或后日还是来此相聚吧。看我与子重画。夜里清谈或吟诗。岂不快哉。”刘尚值应道:“好。我后天早过来。”

????徐对祝英台祝英亭兄弟的雄和高傲记忆犹新。问陈操之:“子重。上虞祝氏兄弟可还与你有来往?”

????陈操之稍一犹豫不知是不是要祝氏兄弟的真实身份说出来那丁春秋却答道:“重与是挚交。上次子重从吴回来。就与祝英台一路同行。也在我丁氏别墅歇了一夜。”

????徐甚觉诧异对刘尚值道:“在吴郡我二人为子重送行。却没看到祝英台的身影。待我与父亲回到狮子山下。那祝英台却来向我父辞行。说要回虞。和其弟祝英亭一样。也是仓促辞归。真是奇怪。”

????刘尚值也觉奇怪问:“子重。|日我与仙民一直送你到了三十里外的青浦。也没看到祝英台啊。后来怎么冒出来了?”陈操之这下子倒不好说出祝英台就谢道了。若谢道有其弟谢玄相伴还好。现在只谢道一个人。与他长路同行。难免会起别人种种猜想。刘尚值徐或许不会流传丁春秋就难说了顾之更是言语无忌的。此事流传出去不大好。谢道是要嫁给王凝之的莫须有的罪名很可怕——

????陈操之淡淡道:“我在华亭耽搁了半日。正好遇到英台兄。就同路回来了。其弟祝英亭五月底也曾来过我这里。是陪栖光寺的支度大师来为,母亲治病的。”

????顾*之问道:“祝台这个人是不是也会作画?”

????陈操之微微一惊。问:“长康见过祝英台?”

????顾*之道:“听尚说的嘛。祝台不是画了一幅《松下对弈图》吗把你画成一个|衣道冠的小道人据说画的很妙?”

????陈操之道:“是。这幅画还在我这里等下取出给你看。”顾*之急着看画。停步道:“尚值兄。那我们就不远送了。后日你早点来。”

????刘尚值笑着坐上牛车。在夜色中车辘辘远去。

????陈操之四人回到陈家坞。径上三楼陈操之书房。宗之和润儿等在那里。润儿问顾*之:“顾世叔。夜里还要作画吗?”

????顾*之道:“再画。今日赶路疲惫。担心不好。对不住润儿小娘子。

????”

????润儿“格格”一笑。与宗之向众人施了个礼。回那边书房习字去了。

????陈操之取出谢道送给他的那幅松下对弈图》。顾*之卷细看。但见三尺画卷上奇松虬曲怪石。两个羽衣道冠的少年据石对弈。奇石为枰松果为子。对弈亦沉静如石。整幅画有一高古清奇之气。

????顾之侧头瞧了陈之一眼。指着画上靠左跪坐的那个羽衣少年说道:“这个是子重。对坐的便是祝英台吗?”

????顾*之笑道:“祝英台自画像。三位觉的画的如何?是问画的象不象?”

????|之微笑不语。徐细看画卷。丁春秋率尔答道:“不是很象。子重倒是形神兼备。”

????徐道:“是不大象。祝英台没有把他自己高傲和咄咄逼人的神态画出来。”

????顾*之道:“自画像最难。此画颇妙。笔法在子重之上。的溪戴安道笔意。祝英台应该是戴安道的弟。会稽两安道。张墨张安道工花鸟戴逵戴安道才学更胜一筹。博学多才。善属文书画能鼓琴。我此次来也是想顺便拜访戴安道。”

????陈操之那日在曹娥听谢道说过。她曾向

????学鼓琴。看来谢的画技也是师从戴安道。

????顾*之又道:“此意韵高古。是在子重足下添一道老藤盘绕祝英台膝下生出青苔。这就更有山中无日月一局数百年的妙味了。”

????陈笑道:“何如脸生青苔头长乱草?”

????顾之放声大笑。道:“那样重就与祝英台一起的道升天了。”

????徐虽然端谨寡言但毕竟少年心性。对清谈辩难兴味浓厚。在吴郡屡次败给祝氏兄弟。隔了数月。好胜之心不减。还想再与祝氏兄弟辩难。说道:“子重何不邀祝氏兄弟来此一聚?作画清谈。也是难的的盛会了。”

????顾之也敦促操赶紧写信邀祝氏兄弟前来。然后他要请祝氏兄弟引荐去拜访安道。陈操之心想:“道上次派人送信说秋凉后会来陈家坞。现在已经是凉秋九月了也不见她来。”便即了一信。说明顾之在此。请祝英台祝英亭弟前来一聚。

????次日一早。操就派来震将信送去会稽东山谢氏庄园。上次就是来震和荆陈操之的。嘱来震将呈与谢玄谢公。来震揣好信。大步去了。

????顾*之徐登上九曜。天高云淡。金风猎猎。不远处的明圣湖镜。湖岸群山连绵苍翠。湖山之美让顾*之喜的手舞足蹈。

????这日顾*之专心致为润儿作。顾*之画人物画与后世那种着模特边看边画的大不一样。不看润儿。有时画几笔。有时对着虚空出神。似乎在看冥冥中的一个润儿——陈操之在一边细心揣摩顾*之笔法。画人物是他的弱项。上次画的陆就画的很不满意。这次全程摩顾*之画润儿。受益匪。

????丁春秋与徐在书里间阅陈操之所抄录的书籍和读书笔记。陈尚的两个弟弟陈和陈也来向徐请教儒学。

????|母李氏让小和英姑搀着来三楼看顾之为润儿作画。看着热热闹闹的样子。陈母李氏感觉很愉快。她喜欢儿子结交友人。亲友亲友。这世上对你帮助最的除了亲就是朋友。陈操之没有兄弟姐妹。陈母李氏总觉儿子孤单。最爱看到儿子高朋满座的热闹景象。

????九月初七上午。刘值从刘家堡过来。刚坐定说话。就见冯梦熊府上一个仆役急急赶来要见陈操之。陈操之问有何事?

????冯氏仆役慌慌张张:“县里的鲁主簿被陈流杀死了。陈流也死了。”

????陈操之心头一震。忙问究竟。冯氏仆役道:“小人也知详情。只知道陈流杀死了鲁主簿。然后自尽——我家家主让小人来报信。让陈郎君早作准备。只怕鲁氏会寻衅。”陈流自三月在吴郡诬陷陈操之不成。就一直没回钱唐。不知为何这次回来就与鲁主簿拼了个同归于尽。

????陈操之让来德去把六伯父|请来。陈满听冯氏仆役说陈流杀死了鲁主簿后又自杀。顿时大放悲声。陈流虽被逐宗族。但怎么说也是他陈满的骨血。陈满能不伤心吗。

????陈操之道:“六伯父。小侄与你一道去县上。无论怎么说。陈流都是我陈氏的血裔。死鲁主簿自然是因为明白自己受了鲁主簿欺骗和胁迫。做出了对不起列祖列宗的事。所以愤而杀死鲁主簿。我们现在要提防鲁氏寻衅诉。”

????陈满自陈流出走后。知道陈流铸大错。再不可能回归宗族了。也就死了那条心。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子。他惦记着陈流那个三岁的幼子。求族长收留。族长陈咸却提醒他要认清是不是陈流的骨血。并说了县上传言陈妻子与鲁主簿奸宿之事。陈满半信半疑。但陈流妻子不肯回陈家坞却是事实。这女人是个淫妇。

????陈操之告知母亲说要去县上一趟。陈母李氏已听到陈流杀死鲁主簿的事。甚是担心。叮嘱陈操之千万小心。莫要与人起冲突。

????|操之安慰母亲道:娘请放心。县上汪府君尚未离任。会秉公而断的。而且陈流被逐出|家坞尽人皆的事。陈流杀人已抵了命。连坐不到陈氏族人头上。儿陪六伯去县上处理一下后事就回来。”

????正说着。就听到楼下冉盛大叫道:“小郎君。小郎君。坞堡外来了一大群人。手持棍棒鱼叉。气势汹汹的样子。我们要早作准备。”

????寒士封推了。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凌晨一点左右还有一更。求月票推荐票支持。(未完续。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